主页  >>  北京赛车稳定盈利技巧  >>  正文内容

美军最新反舰导弹作战推演:射向俄军舰结果都打偏
2018-05-08

  由于目前美军LRASM导弹仍然处于测试阶段,故我们很难就某次现有战例对LRASM导弹的作战样式进行详细的分析。况且,即使是LRASM这种号称具有高度自主作战能力的先进导弹也需要融入蓝军整体作战体系中方能发挥其最大作用,也就是说我们对LRASM弹作战特性及作战样式的研究不仅要着眼于LRASM弹本身的性能特性,更要着眼于LRASM弹在蓝军新空海一体作战体系中的作用以及战术价值。

  目前,蓝军为空射型LRASM选择的主要搭载平台为其装备的远程战略轰炸机以及舰载战斗攻击机。蓝军使用重型轰炸机对水面舰艇进行攻击的作战样式可以追溯到二次世界大战时期(典型战例见中途岛海战中中途岛机场起飞的B-17轰炸机对日军舰队的轰炸行动),当然以当时的技术条件,重型轰炸机无法做到在敌方防区之外对敌方舰船实施打击,故二战时期重型轰炸机在搞对抗条件下对水面舰艇的毁伤能力差强人意。时过境迁,防区外反舰武器的发展使得重型轰炸机在不用进行突防的情况下就可以在敌方防区外对敌方水面舰船进行打击且不用担心自己被敌方的防空力量轮X。相反,重型轰炸机的速度和载弹量反而给了其在打击强度以及打击灵活性上无与伦比的优势。同时,LRASM弹具备的“准备,射击,再瞄准!”能力也非常适合远程战略轰炸机在防区外对敌方水面舰艇编队进行快速多波次的饱和攻击。

  在本期中,我们将使用现代海空行动软件对LRASM的基本作战样式进行有限的模拟推演,推演中我们将为LRASM导弹的攻击行动设置有限的协同攻击力量。我们在设置LRASM弹作战的相关推演时,将遵循由基本到复杂的推演想定设计原则,先对LRASM弹本身的作战能力进行相应的推演评估,再增加预期协同作战的相应力量,最终将其纳入蓝军新空海一体作战体系进行分析评估。

  我们将本次推演想定设计蓝本选定为洛克希德马丁公司在LRASM宣传片中的作战想定,当然我们依据实际情况对其想定进行了一定程度的修改,选定宣传片想定的主要目的是通过体系级推演软件验证其宣传片中作战概念的合理性。

  洛马公司宣传片中红方力量设定为以光荣级巡洋舰为主的5舰水面舰艇编队;蓝方力量为典型的航母战斗群,战斗群中的阿利伯克级驱逐舰负载有LRASM导弹,放飞的F/A-18E战斗机也携带有LRASM导弹。

  由于本期推演的主要目的为验证LRASM导弹的作战概念以及基本作战样式,故在红方兵力的设定上我们沿用了洛马公司宣传片中较为简单的设定,两艘光荣级巡洋舰及三艘现代级驱逐舰组成红方5舰编队,但在本期的推演中,红方5舰编队在推演开始后将保持电磁静默,这点与宣传片中有所不同。

  上帝视角下的红方编队与蓝方航母之间的位置关系,通过标尺测量红蓝双方相距接近500海里

  蓝方方面,本期推演将为蓝方设定一处陆基机场,机场部署一架携带LRASM导弹的B-1B战略轰炸机,另在冲突海域设置一艘部署有F/A-18E以及EA-18G战机的航空母舰,由于推演中无需展现完整战场态势且无需蓝方有防御兵力,故我们在蓝方航母周围未部署护航舰只。

  在本期推演中我们部署了一艘油轮作为中立方,中立方油轮位于红蓝双方中间位置,航向西南。

  另外,本期推演目的为测试LRASM导弹的武器性能及还原洛马公司宣传片中关于LRASM导弹的相关概念,故在推演中我们只设置4枚可发射的LRASM导弹。进行想定推演之前,我们对现代海空行动软件数据库中LRASM弹的数据进行了简单的验证。并提出了以下问题:

  现代海空行动中LRASM弹的基本数据,与目前开源数据基本相同,在没有更可靠的数据更新之前,我们倾向于使用现代海空行动数据库中的现有数据

  具备较强的被动信号接收能力是目前LRASM弹性能宣传中的重点,且被动信号接收传感器的作用距离应当受到很多因素影响,不能简单概括出最大的作用距离。考虑到目前版本的现代海空行动并非军用版本,有大量保密数据无法获取,故我们对在推演中涉及被动信号侦听能力方面的问题保留疑问。

  另外,从推演前进行的目标攻击测试来看,海空行动中LRASM弹无法做到宣传片中的自主航路规划以及自主攻击,海空行动中LRASM弹与战斧巡航导弹默认航路一样,均只有一个航路拐点,且无法通过自主航路规划系统在巡航过程中进行航路的变更。

  鉴于现代海空行动中LRASM弹部分模型缺失的问题,故我们在进行推演的时候将以人在回路的方式干预推演进程以达到还原洛马公司LRASM弹作战概念的实验目的。

  推演开始:红蓝双方力量均在己方区域均速航行,推演开始时间确定为格林尼治时间07:00:00

  T07:09:46 蓝方光学侦察卫星USA-224号发现红方舰艇编队并识别其为敌方舰船。随即蓝方根据卫星发回的相关情报进行反应,蓝方舰载电子战飞机及战斗机编队起飞,陆上基地的B-1B轰炸机起飞。由于B-1B轰炸机飞行距离较远,故蓝方战斗机起飞时间延后。

  鉴于本想定主要设计目的是还原LRASM弹的作战样式,故在想定推演过程中我们主要记录LRASM弹的相关动作及操作。由于LRASM弹具备较强的自主交战能力,且在飞行后段具备脱离己方制导体系自主规划航路的能力,故我们判断,LRASM弹对敌方目标初始位置的精度要求较高。想定中最初发现红方目标的是蓝方光学成像卫星,故在目标精度上有相当保障,当光学成像卫星确定红方位置后,蓝方需根据红方初始位置划定目标区域,目标区域划定如下图所示:

  T08:38:17 USA129光学成像卫星通过红方舰艇编队上空,但由于可视探测区域的问题,USA129光学成像卫星只对编队西南方一艘现代级驱逐舰进行了位置更新。由于有了二次数据更新且蓝方B-1B轰炸机已接近预定航路终点,故蓝方决定出动舰载空中力量。

  T08:52:09 航母上舰载机已全部出动,根据红方舰艇编队的初始位置设定蓝方舰载机飞行方案如下:

  1、蓝方F/A-18E双机编队向红方初始位置雷达探测推定区域移动,移动中保持低飞,飞行高度取海空行动软件中最小飞行高度数值。

  2、蓝方EA-18G咆哮者攻击机沿红方初始位置雷达探测推定区域向西北方向移动,飞行期间保持电磁静默。

  3、蓝方B-1B轰炸机航路更改,沿红方初始位置雷达探测推定区域向东北方向移动,飞行期间保持电磁静默

  蓝方所有空中力量飞行除F/A-18E双机编队以外均不许越过红方初始位置雷达探测区域。

  T09:26:21 F/A-18E编队接近低空接近预定位置,开始爬升并开启雷达扫描海面,当抵达12000英尺发射高度时开始发射ADM-160C诱饵弹。

  图为F/A-18E发射160C诱饵弹,由于软件本身的限制,ADM-160C诱饵弹的模型较粗且只有一种干扰载荷,此模型与模拟原型有较大差距,故我们对本次推演中160C诱饵弹的作战效果保留疑问。

  由于模拟软件的限制我们只能在160C诱饵弹发射之后对其进行随机航路规划,由于软件中160C诱饵弹模型不具备模拟蓝方战机雷达信号的能力,故我们在进行航路规划时并未按照蓝方战机的飞行规则进行

  红方舰艇编队检测到了大量干扰源,还是因为软件的问题,在实际作战中160C的群组作战不会以这种模式进行,在实际作战中160C诱饵弹有着多种作战载荷,其中最具特色的是其可以模拟蓝方各型战机的电子信号

  T09:45:16 红方一艘光荣级巡洋舰开启雷达等传感器,其他舰船仍然保持静默,蓝方侦测到光荣级巡洋舰传感器相关信号,游弋在红方初始位置探测圈外围的EA-18G根据获得的相关信号打开电子战设备,对红方舰船传感器进行干扰。此时红方舰船已经进入蓝方B-1B携带的LRASM导弹打击范围,B-1B遂发射4枚LRASM弹攻击目前已经判定为光荣级巡洋舰的两个目标。

  在160C干扰载荷与EA-18G干扰的掩护下,发射160C的F/A-18E双机编队成功撤离,请注意红方已经在2分钟以前失去目标信息

  T10:02:04 红方舰艇编队试图锁定干扰源并进行攻击,但由于无法获得足够的瞄准信息无法对干扰源进行攻击。

  T10:08:41 通过上帝模式我们可以发现,LRASM弹距离目标已经小于40海里,攻击西南方向巡洋舰的LRASM弹已经绕开开启传感器巡洋舰的探测视距。红蓝双方实际态势与蓝方探测视图如下图所示:

  T10:13:04 红方编队防空紧急处置预案被激活(目前我们尚未找到激活原因,想定推演结束后的报告中也未提及),但仍然未能发现依照航路规划行进的LRASM弹。

  T10:15:28 红方巡洋舰与17.8海里处发现来袭导弹(LRASM113、114号),但由于照射器的原因,S-300导弹系统无法拦截来袭的LARSM。

  T10:17:00 由于拦截条件被满足,红方巡洋舰开始对蓝方来袭LRASM进行第一波次拦截,现代海空行动模拟软件中LRASM不具备自主航路规划能力且无法进行人在回路干预航路规划,故此阶段LRASM所有攻击活动只能依照默认规则进行。

  T10:17:21 红方巡洋舰开启电子对抗设施,从推演后报告来看,113、114号LRASM弹被成功干扰偏离目标。

  T10:33:30 蓝方4枚LRASM弹均偏离预定目标,蓝方作战目的未能达成。双方均无战损,消耗弹药统计如下:

  通过以上推演,我们依靠人在回路方法尽可能地还原了洛马公司宣传片中有关LRASM弹的相关作战概念,但推演过程并未能完全达成宣传片中的作战效果,综合模拟软件等因素对本次推演进行分析,我们认为可以得出如下结论:

  结论1:现代海空行动模拟软件在目前版本中武器模型的建模精度及规则仍然不能完全满足推演需求。

  本次想定推演中,虽然在作战体系、双方兵力态势的构建上海空行动软件体现出了相当的性能优势,但在重点武器的模型仿真上存在着较大缺陷。以本次想定推演为例,EA-18G的精确定位干扰、ADM-160C的雷达信号模拟,以及LRASM弹的自主任务规划这些重点特色性能在软件的模拟中并未体现,导致最终的模拟推演结果与事先的设计有较大冲突。通过分析,我们认为,软件本身的仿真模拟是造成结果冲突最为重要的因素之一。

  结论2:虽然LRASM有着较强的自主作战能力,但其真正的战术优势仍然体现在完整的协同作战体系中。我们认为,LRASM的自主作战能力解决的是某些特殊战术问题,但以LRASM为单一打击武器对敌方水面舰只或陆地目标进行打击应当不会是LRASM弹的主要作战形式。

  结论3:LRASM在作战中具备相当程度的自主决策能力,在现代海空行动软件中当LRASM发射后,操作者是无法对其航路等进行二次规划的。可能现代海空行动的软件设计者认为这样可以体现LRASM作战中的自主决策能力,但现实中蓝军装备的LRASM弹是否会完全抛弃传统战斧的人为干预二次任务规划能力呢?我们认为,根据蓝军装备建设的一贯传统,LRASM弹应当不会完全摒弃原有的人为干预二次人规划能力。这点在未来的研究中军尚科技会保持持续且高度的关注。

  最后,由于此次想定制作的时间较为仓促,可能有很多不足,希望各位读者在阅读的同时多多提出意见,丰富大家的思路,促进对蓝军重点武器的深入研究。(作者署名:默虹美海军小站 )

推荐阅读

推荐阅读